班主任工作反思:班主任的角色

上一篇 班级管理 管理员 13811 ℃ 4个月前


我们很多的班主任从来没有认真的考虑过自己的角色,每天在繁忙中度过。确切的说应该是在辛苦劳累中度日。更多的时候,我认为我们每天之所以累、苦更多的时候是因为我们没有认清自己的角色。通过几年的班主任工作的积累反思我经常的给自己定位,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角色。当我清楚了自己的角色我就会从中寻求到工作的快乐,奋斗的方向,无穷的动力,享受班主任工作带给我的快乐。

1.快乐的农民

我经常的想,农民之所以快乐是因为他们拥有土地,能把自己手中的种子撒播在土地上。经过春播夏护等待秋天的收成,在秋收的季节享受快乐。我们的班主任在一定程度上就是拥有土地的快乐的农民。我们拥有相当于农民的土地,我们拥有教育或班级建设的理念——优良的种子。我们将我们的理念播入班级的沃土中经过我们的经营护理等待班级的收成。俗话说有希望就会拥有无穷的动力。假如我们没有做班主任就失去了种子成长的土壤,再好的“种子”经过长时间的存放都会失去他生命的活力。遗憾的是我们更多的班主任拥有了土壤,缺乏优良的种子。没有种子是谁的错,难道不值得我们反思吗?

2.学生心灵的守护者

我经常的反思我们班主任工作的真正的重点在那里,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真是仁者见人,智者见智。但我认为,我们教育工作者没有比维护学生的心灵更重要的了。只有内心健康才是真正的健康,没有健康的心灵,只拥有强壮的体魄是真正可悲的。就如计算机拥有在好的硬件缺乏优质的软件也是一堆“高档”的废铁。我们的教育应该是软硬件相匹配的教育,而不是单一的教育。医学上最难医治的是“精神病”而不是生理上的残缺无法医治。因而,我经常的用思想武装学生的头脑。使其成为有理想,有追求,合格的未来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再者,一个人只有拥有了追求才会拥有奋斗的方向,无穷的动力;一个人只有拥有了追求才不会被外边纷繁的世界而打破平静的心态;一个人只有拥有了追求才会耐得住寂寞(其实,真正拥有了追求他会感到很充实很忙绿很快乐。)。因此,我认为我们一个班主任(或者说教师没有比培养、呵护学生健康心灵更重要的事。)应该做好学生健康心灵的守护神。

3.医生的角色

我经常的想,当我们生病的时候去看医生很少或者几乎没有哪一个医生对我们说:“我今天心情不好,你改天再来。”或者对我们的病情夸大“你已无可救药了”等之类的言辞。即使真的得了重病,医生也会和颜悦色的隐瞒真正的病情。为什么医生会如此的耐心,给患者希望。因为人一旦拥有了希望就会拥有无穷的动力与自信。再者,医生在给患者看病的时候总能尽力的做到“对症下药”。再回头看看我们所做的,当一个孩子不断地给我们带来所谓的麻烦的时候我们会从当初的耐心变得判刑“绝症——你已无可救药”。当一个孩子因为成长(我经常的强调一个孩子的成长是在生病——所谓的错误中成长起来的。)所犯的错误,并不是危及生命的重病,却被我们(也许是真正的庸医)给诊断为“绝症”。一个本应拥有美好未来的孩子被我们一个处方就结束了孩子的未来。我们此时与那些杀人的刽子手又有什么区别,若说有就是我们“犯罪”之后照旧“逍遥法外”。我们的一个处方就是自己“解脱”了,将束缚我们的“枷锁”抛给了孩子。孩子失去了自信,失去了对未来的希望。摆在孩子面前的就是前途一片黑暗,破罐子破摔。我非常的反对学校开除学生,因为当我们将一个学生开除就意味着医生将一个患者推向了“太平间”。( )孩子为什么被开除?是因为他的行为习惯差,更使人头痛的是他屡教不改。我们试想一下,当我们将孩子开除(当然更多是至高中,初中有的是变相的开除,阶段性的让孩子回家“反思”这不就相当于医生将一个患者没给开药就回去等待奇迹——病魔自我消除。其本质就是让患者自我死亡。)的时候就是孩子精神、自信基本完全消失的时候。一个缺乏自信,精神接近崩溃边缘的孩子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我们与一个庸医将一个可以拯救的患者直接送入“太平间”有什么区别。我的职责不就是为需要“医治”的孩子以希望吗?不就是孩子需要我们给指明方向的时候给予引领吗?不就是孩子孤独的时候给予帮助吗?我们做了吗?给静下来自我反思、检讨了。我们所做的是庸医做的,还是良医做的。给孩子的“处方”是希望还是绝望。

4.战略家

我认为我们班主任在某种意义上讲应该是一个成功的战略家。班级的建设,发展应该有明确的战略规划。比如一个班级在初一应该达到怎样的目标,初二达到怎样的目标,初三达到怎样的目标。整个初中三年班级的建设,发展应该达到怎样的目标。在每个阶段为了达到预定的目标我们该又应该如何的规划部署,将实现每一个阶段的目标规划进行战略部署。然后再按部署实施已达到预期的的目标。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一个班级的建设发展更离不开我们的合理规划。我自从03年毕业就担任班主任工作,每个班级我都要进行战略规划。经过三年的实践均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而且,令我感到欣慰的是我不是在做班主任而是在享受班级建设过程中的快乐(人最大的快乐就是同努力实现规定的目标。)。我建议我们班主任不妨换个角色,是自己成为指挥千军万马的战略家,通过行动实现班级建设的目标享受班主任工作带给我们的快乐。

5.班级的灵魂

我的家族是一个比较大的家族,分为上下两个院落。我爸爸经常的对我讲我们这院的人没有他们那个院得人有本事。因为你的爷爷太过老实,不会做大事(我另外的一个爷爷在外面上过班)。我爸爸的论调因而一直的影响着我,我也认为我们不如人家。因此,在我小的时候我经常的被我同龄的叔叔“欺负”我认为是天经地义——我们这院的人不如他们。久而久之,那院的人自我也感觉他们很是优秀。直到我读高中,到大学毕业我才明白是爸爸的“理论”给我幼小的心灵买下了自卑。如今我作为老师,就不应该再将我小时候的“自卑”传递给我的学生。我们大概都看过电视剧《亮剑》,李云龙之所以令人钦佩不是他的长相,学历。而是他的那种精神,一种面对剑客敢于亮剑的精神。是李云龙的精神打造了一支舍我其谁,充满霸气与战斗力的独立团。我们教师特别是班主任又是如何的引导我们的学生的呢?我听到更多的是我们不如城里的学生,因为他们无论是硬件条件还是软件条件都比我们优越等之类的教条。时间久了,学生就成为了我们这院的人——自卑。人生的路还没有开始就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这是谁的错,难道是学生天生就认为我们这院的人不如人家那院的人吗?《发现母亲》的作者王东华教授在人的成长三棱锥学说中说:“神通都是天才——意志商数;天才都是斗士——品德商数;天才都是圣徒——气概商数。”决定一个人发展的不是智力商数、意志商数,而是气概商数。王东华教授在书中有详尽的论述,我也认同其观点。如果孩子的发展真如王东华教授所说,那么我们的(乡下的学生)学生难道一出生就缺少了城里孩子的“乞丐”。事实并非如此,更多是我们的暗示、引导是孩子缺失了成才的必备条件——乞丐。在《带兵要学解放军》这本书中有一句令人深思的话:“狮子带领一群绵羊就是一群狮子;绵羊带领一群狮子就是一群绵羊。”根深层次的反映了我们班主任的责任之重大。我更多的时候认为我们班主任是一个班级的灵魂;是学生成长的领路人;是学生在黑暗中迷茫时给他们以光亮的明灯。

陶行知老先生曾说过这样的话:人的一生遇到一个好老师是幸运的;如果遇到一个好班主任,那更是他一生的福气。让我们认清自己的角色,使我们的孩子成为幸运者、幸福者。

没有广告,免费下载!